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穿越1862 第二百一十二章 这只打不改的狗!

时间:2020-01-17 03:56: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穿越1862 第二百一十二章 这只打不改的狗!

左翼这场短暂而激烈的战事就像一颗小石子投入波澜荡漾的湖面,溅起了一小圈的涟漪后就飞快的消融在了湖水的荡漾之中。它并没有对中央阵地的战事和右翼阵地的平静造成多么大的影响,因为不管是刘暹还是考夫曼都没有动用右翼阵地兵力的念头。

考夫曼对于战场上传来的消息无动于衷,只是不断地发布命令,对部队的行动表示同意或不同意。虽然他心里非常清楚,战争一旦失利,自己的处境就将会变得很艰难,沙皇甚至会毫不客气地让他滚开,极不名誉的退出军队。

俄罗斯与清帝国的这一战,胜负成败对于考夫曼这个主导人意味着什么,没有谁会比他自己更清楚了。

关系到自己荣辱的事情,考夫曼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他只是在惯性的维持着自己表面上的平静。工程师出身的考夫曼,思维讲究条理性,头脑冷静,很善于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刻依旧保持镇定和清明。他相信俄军士兵的力量,他相信自己!

谢尔盖耶夫看着战场一动不动,俄军强大的炮兵正在肆虐着征伐军的阵地。虽然征伐军的炮垒依旧稳固坚强,但炮垒有一利也有一弊,初时吃亏了的俄军炮兵转换阵地后,实力发挥照样牛逼,而炮垒内的征伐军炮兵就抓瞎了。在强大的炮火支援下,俄军步兵轮番从中央阵地靠右的地方向征伐军的阵地发起猛攻。虽然把征伐军阵地冲击的摇摇欲坠,但是俄军始终未能取胜。

征伐军没有机枪。没有铁丝,但是靠着坑道与手榴弹,一样让俄军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加上时不时浑在臼炮开花弹和手榴弹中火箭弹。俄军死伤不小,但完全憾不动征伐军的中央主阵地。

考夫曼等来的是频频传到的失败消息,以及前线指挥官们接二连三地增援请求。

六千俄军,扣除掉两个团的哥萨克和考夫曼的指挥部,能用于作战的炮步四千人都有不到。而刘暹的征伐军呢?五千人兵力,也是差不多有两千人的骑兵,剩余三千人。扣除掉刘暹的指挥部和手中握着的亲卫部队,放在前线的队伍也有两千多人。

打防御战的情况下,四千俄军对战两千来征伐军。后者相当一部分士兵的素质又逊色俄军士兵好一截,刘暹这一仗打的也是艰辛。

两边的骑兵部队都少有动用的,厮杀的是旗鼓相当。这样的战斗打到最后就是一场没有胜利者的战役。虽然是考夫曼率领俄军最先撤出了战斗,但是刘暹看着伤亡报表脸上也没有半分喜悦。

一天的激战。俄军遭遇了极重大的伤亡。四千炮步兵少了一千三四百人。但是他们并没有弃甲而逃,军队的主体力量也没有被消灭。俄军依旧拥有强悍的战斗力。亚历山大二世手下的俄军,不管是素质还是对国家的忠诚,都比一战时期的俄军强多了。

刘暹部也死伤了六七百人!白刃战对征伐军的威胁还是很重的。

刘暹内心里滴血,但一个事实也让他甚是自得――自己遏制住了考夫曼的攻势。顶住了六千俄军气势汹汹的猛扑!

兵势后退十多里的俄军接下来的日子里并没有再度发起进攻。北疆这里两边的战局是僵持住了。

考夫曼不在乎手下士兵的伤亡是一千三四还是三四千,只要能取得胜利,必要的代价是要付出的。只是眼下他手头的兵力也就这么多了,他必须精细打算。考夫曼的眼睛终于看到了南疆上。维列夫金带领的俄军与浩罕军已经打到喀什老城城下了。

刘暹被牵制在了伊犁河畔,董福祥继续在胖揍妥明军。这两方面战事都不需要担心,唯独南疆的战火。现在越过中国的边境,越过葱岭,已经烧到中国的版图之内了。

张忠奎、霍广成一路后撤到了喀什。面对维列夫金带领的五六千俄军与浩罕军联军,他们当然可以固守边界。毕竟安集延的‘危急’触发之后,南疆余下的征伐军都已经被掉进了喀什噶尔。

征伐军里小五千秦军,西宁的战损、入疆后的战损,固然没有被之后陆续押运物资来到的秦军将士完全弥补,但也七七八八了。刘暹拉走两千入伊犁后,张忠奎手下还有一千七百余骑兵和九百来人的步兵。

如此军力加上骠骑营,加上喀什噶尔、叶尔羌的‘忠勇’土著,张忠奎、霍广成完全有能力死顶住维列夫金,御敌于国门之外。之所以不住的后退,主要还是张忠奎与霍广成都心疼手下将士的性命,尤其是秦军将士的生命,不想跟俄军正面硬碰。

话说刚刚杀下来的三千多俄军可正是兵锋鼎盛的时候。两位俄国将军和五千俄军的败绩让他们所有人都窝了一肚子火。

――张忠奎、霍广成都没那个兴趣去直触俄军的霉头。

所以他们一路后退到了喀什。

俄军气势汹汹的追杀到喀什,一头撞在了铁板上。

作为阿古柏多年经营的都城,到了征伐军手里,又有了一定的完善和修筑,这里日后会是北京在南疆统治的一个中心,且又要面临俄罗斯的威胁,刘暹不会嫌弃喀什太牢固,只会想方设法的让它更牢固。如此一直到俄军进入浩罕,兵指安集延,喀什这里就更待加固加固了。

堡垒、炮台、战壕、胸墙……

不是张忠奎自以为是,他手头兵马的数量守在喀什老城,依靠现有的攻势,他是真有可能让维列夫金流干血,人也摸不到喀什的城墙!

但也只是在防御战。如果是野外正面的对攻,张忠奎固然对手下这支历经了时间与战火考验过的秦军战斗力相当有信心,也不认为硬拼了维列夫金后,自己能落什么好!

三年的时间,从当初的汉中进军,今年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解放战争都要打完了,万里的征程和激战如果还磨砺不出一支强军来,刘暹也该脱了衣服洗洗睡了。

站在新疆平乱胜利的边沿,刘暹等秦军一应高层,唯一遗憾的就是入疆秦军的人数太少。

不过维列夫金的自我感觉却是良好。征伐军的不断后退让他复仇的心变成了一颗‘高傲’的心,旧有的对清军完全蔑视的感觉重新回到了他的心头。

昏暗的夜空被一阵阵炮火发射和爆炸的亮光照得透亮。开花弹爆炸的火团撕开了整个漆黑的暮色,好像是一片火海从天而降。炮弹的轰鸣声传到了远方,似一阵阵闷雷席卷草原。

维列夫金为了打好这第一战,动用了手中全部的炮兵。28门12磅、9磅和6磅的大炮排列在主攻方向的俄军出发阵地前。所有的炮火全部集中在一段不算太长的征伐军阵地上,现在那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火海

纳西尔丁倒吸一口冷气:如果这样的火力落到自己头上,真不知道国内还会有哪一座城市不会被炸成碎片?

随着一声声好像要扯破嗓子的俄语口令声音,上千俄军士兵哗的全部起立,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步枪。相同数目的浩罕兵也在浩罕军官的指挥下开始列队,一个挥着指挥刀的俄军上校军官最先跃出,接着就是整连整连的俄军步兵,和大群一开始还能走几步齐整,片刻后就乱哄哄的浩罕兵,向着炮弹捶打的那片征伐军阵地猛冲过去。

历经过克里米亚战争的俄军很清楚防守意味着什么。所以维列夫金把他投入的兵力完全集中于征伐军战线中部的一小段,试图以最大密度的兵力将其一举冲开!

虽然这会付出一些伤亡,维列夫金却自信突杀进入阵地的俄军士兵会像撵羊羔子一样,赶着清**队一路奔逃。

“俄罗斯的勇士们,前进!”上校大声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整整六个连的俄军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好像六堵移动的城墙,快速的向征伐军的阵地上压了过去!而上千的浩罕军士兵就是这六堵城墙的挡箭牌,一团糟的绕在了俄军士兵的前头和左右。

王国胜从那个看上去好像被火海淹没的战壕里面抬起了头。俄军“乌拉!乌拉!”的口号声音已经穿过了炮弹不断爆炸的声响传到了他这里。他的大队的两个中队防线,就是这会俄军冲击的矛头所在!俄国人集中了密集的兵力,准备着用人海一举将他们淹没,达成突破!

王国胜大队属于骠骑营,大队内有土著,有满汉,前者论素质比之义勇营有所不如,后者就跟义勇营没啥区别。阿古柏虽然对土著剥削压迫很重,但跟属于被清除状态的满汉,处境还是好的多的。

王国胜四下看了看,老毛子声势不小,但阵地上的情况并不太坏。没有几枚炮弹能恰好的落进战壕里面。那些战壕外面爆炸的炮弹,对蹲在壕沟防炮洞里面的士兵实在没有多少杀伤力。

“步枪准备!自由射击!”他大声下达了命令。

其实用不着他下令,一支支上好了刺刀步枪就被架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全部指向了正在逼近的浩罕兵。

是的。最先映入征伐军眼帘的是浩罕兵。

“这只打不改的狗!”未完待续。。

长春华山医院有哪些医生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戴礼
滨州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呼和浩特治疗卵巢炎费用
绍兴治疗牛皮癣费用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