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

最后的夜晚你和谁在一起略

时间:2020-10-18 01:10:5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最后的夜晚,你和谁在一起?

毕赣想象着若干年后,那些2018年12月31日走进院的年轻情侣们,或许后来他们不在一起了,也许已生了小孩,也许他们试着回忆《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怎样一个故事,但也想不起来,或许他们起初就觉得非常枯燥、难以接受。

但到了最后他们还是会想起,长镜头带来的那种延续不断、连绵不绝的感觉,某些梦和记忆的感觉好像停留在那部里面。他们可能会讨论,汤唯和黄觉最后是不是是接吻了,是不是是那个烟火还燃着,为何还会燃着,这一刻很珍贵。

文|韩逸

采访|韩逸 马拉拉

图|网络

今年最后一个误解

随便点开一家院的购票通道,都很容易发现,今晚的场次有些不同寻常。

购买《地球最后的夜晚》影票的朋友们,请一定提早取票,并做好人挤人,像赶集似的心理准备!还不知道咋回事儿的朋友,请自行百度!一名三线城市院的朋友圈截图上,连坐位置两票难觅,只余一两个落单的空白座位,隔着一片已被预订的鲜红色遥遥相望。

这只是《地球最后的夜晚》票房火爆的一个缩影。12月27日,这部纯艺术的预售票房破亿,创造了中国艺术的预售纪录。

截止发稿前,《地球最后的夜晚》首日票房已突破1.5亿

这部的导演毕赣,上一部作品《路边野餐》在国内外横扫了37届南特3大洲国际节最佳影片金气球奖、52届台湾金马奖最好新导演奖和国际影评人费比西奖、68届洛迦诺国际节当代人单元最好新导演银豹奖等等一系列奖项,但在票房上的收获也只有647.6万而已。

对新片惊人的票房,毕赣导演脸上并没有许多得意的神色。在和北京大学与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戴锦华教授对谈的现场,《人物》见到毕赣穿着黑色衬衣,手攥在椅子里,没有系上的前两颗纽扣是他全身上下最松弛的地方。活动正式开始前的空隙里,他的眼睛看向地面,如果偶尔抬高的眼光不当心和几米外的观众对视,那么他的眼神一定是先躲开的那个。

他十分认真地回答每一个问题,却第一时间否认了主持人最受注视这四个字的评价,我不是最受注视的,我拍就是最早想找一个很远的地方去读大学。

他把一切拍之外的事情叫做上班。接受采访是上班,参加活动是上班,去戛纳领奖也属于上班。为了票房,毕赣不能不认真上班。预售正式开始前,他对票房的唯一期待,就是不要赔钱,不孤负所有拿钱出来的投资方。

正式采访他的当天,毕赣早上八点半起床,一直接受采访到晚上23点。中间没有中断。那天的午餐吃得久了一点,这让当天下午本来不多的休息时间都取消了。

过去一段时间,他一直以这样的状态度过了全部宣扬期,配合,但不自在。但终究,的以一个谁都没想到的方式井喷了。

无数情侣由于抖音上的一段声音软糯的独白而来,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买到《地球最后的夜晚》跨年点的票,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看,在最后结束时刻相拥接吻到第二年。

这本是发行方的一次宣扬策划。12月7日,在向全国各院线、影院肯定发行票价时,他们顺便发布了跨年活动:这是2018年的最后一部,影院可选本片做跨年活动,可选择在12月31日开场,影片结束时恰好就是0点0分跨年那一刻。观众可以与最重要的人一起度过一个最有仪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

这个策划在社交软件上,引发了一次病毒式的传播。其中1句你打算什么时候去见那个超级超级想见的人啊?在抖音上就有1.3亿次播放。从预售平台的数据上看,购票的人以情侣为主,购买的多是12月31日跨年夜的场次。

2018年的最后一个误解就此诞生。

这些想用爱情发电的情侣们不知道自己真正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如果有心欣赏纯洁的艺术表达,那末在漫长的2小时20分钟里,他们可以看到2D和3D两种表现形式,可以在影片的中途戴上3D眼镜,和主人公一起进入他的梦境,可以看到长达60分钟的长镜头,感受导演毕赣对于时间和空间、梦和记忆、和艺术的表达。

但如果想要看到一场汤唯和黄觉的浪漫之旅,感受联贯而跌宕起伏的情节,那末他们可能会感到非常失望。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并不是这部真正的受众。

就像一场梦

30岁的导演毕赣很少关心这些。他不看豆瓣评论,不看热议,更不看对观众狂热购票居功不小的抖音剪辑。费心去修建的意境被分析得支离破碎,毕赣觉得痛苦,很多东西都尽在不言中,但现在一切都要言出来。

对他来讲,完成影片的那一刻,就已完成了艺术表达中最尽兴的部分。都已淋漓尽致了。毕赣努力消解一切试图加诸于《地球》和他本人身上的期待和情绪,他们怎样看,是他们的事情。

制片人单佐龙陪同毕赣敲定了《地球》的演员和制作班底,去台北找到李鸿其和张艾嘉,去长白山探班黄觉,去香港邀约汤唯,一帆风顺顺水。从未尝过被拒的滋味。

投资也纷纭就位。从前用5D2拍的毕赣,具有了一天几十万的预算,坐在监视器前面,连对讲机都用不惯。

但他表达诉求的方式非常特别。美术指点刘强进组以后,毕赣拿来一幅画,是夏加尔的《漫步》虽然没有讲得很透,但是刘强感受到了那种意境,就像一场梦,不要表现得太过清晰,但是一切又像童话一样。

毕赣也给演员开书单,让黄觉看福克纳,汤唯看《夜的草》讨论剧情之前,先就着人物小传一起研究性情和气氛。

星星是什么样的声音?在讨论出现它的可能性的时候,毕赣和声音指点李丹枫聊high了。这类可能性其实不存在的问题增加了细节的质感。是用全景声还是用其他格式的声音,怎样去捕捉氛围和现场的感受,他们反复去试。

陈永忠扮演的左宏元有一场唱歌的戏,为了收进最丰富的现场音,周遭布置了11支麦克风。拍长镜头的时候,上天入地,每台设备后面都是一群人。怎样收人声,怎样收环境音,李丹枫都要一样一样去解决。

为的是让观众更有沉醉感。李丹枫认同毕赣的想法,两个人决定在3D部分的拍摄用全景声。剧本随时根据场景和灵感调剂变动,全部剧组都沉醉在这类随时发生、全员参与的讨论中。这是毕赣的方式。

以至于后来黄觉已拍出了一种默契。由于更改剧本太过于频繁,有时候他会提早感到哪些地方导演可能会改。我拍的时候就尽可能把脸侧着,这样不太需要对口型。后来拍完,很多地方都是黄觉的画外音。

总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比如缺氧的矿洞里灯光1摇晃就会熄灭;坚持自然光的室内用甚么解决照明,如何在360度旋转拍摄的时候看不到一个身后的摄像师…问题太多了,只要解决掉,毕赣就很少回头去看它。

他坚持很多东西,也为此付出代价。开机第一天,由于布景没有完全搭建好,毕赣咬牙拍了一会儿就宣布停机。在搭建拍摄场景的接近一个月内,演员经纪人都坐不住了,跑来问他,您到底是拍人还是拍景?

脸上没写着崩溃,心里的火很诚实。毕赣犯了e代驾内部明确提出“一战定生死”的说法。毛囊炎,满脸痘。脑袋后面挤破了,他就把头发剃光,流脓的地方贴一张卫生纸,在风里逛荡。

地球最后的夜晚有两次杀青。第一次是假杀青,钱用完了,演员也各有档期,黄觉和汤唯准备离开,全部剧组处于即将停摆的状态。

最后那条长镜头拍完是在一个溶洞里面,毕赣没喊过。所有人的脸上看不见一点儿高兴,周遭很阴冷,场面反常得安静。合作几个月,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没喊过,那就是没过,没有折中的可能。大家一起喝了顿大酒,毕赣喝得烂醉,回家倒头就睡。

好什么好啊,哪好了,你先跟我说哪好了?毕赣瞬间炸了。虽然名就叫爆破员,但是毕赣很少这样炸。事后再想,他的情绪是纯洁的愤怒,对已经失控的预算,和想不出其他办法的自己。

只要你不过,我们一起想办法。万娟最后说。

非长镜头不可吗?现在再来问毕赣,他会觉得这是一个没用的问题。结构定下来,是它,那就去想着怎样穿过去,而不是绕着走。

爆破员写诗

毕赣的家在贵州凯里。

从山西传媒学院毕业以后,毕赣在广告公司打过工,做过婚庆录相,也在加油站上过班。《路边野餐》的剧本写好以后,他还一度考了个爆破员证,准备去做爆破员。

他的大学老师丁建国拦住了他,老师拿出所有的积蓄给他拍。他拿着那10几万块钱,从妈妈那里拿了两万,朋友那里凑了一些,太太出了一些,一共二十多万,开始拍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

他记得最初看的感受,周星驰版本的《苏乞儿》很多箭插到肩舆里的时候,小男孩吓得捂住眼睛。我很恐惧,我知道它没法伤害我,但是我很畏惧。

人能够沉醉其中,毕赣觉得那是中的甜蜜时刻。

毕赣很小的时候,随着爸爸妈妈一起去院。爸爸妈妈吵架,一人走一边,他走在路中间的广告牌底下,不知道该去哪一边。后来他劝妈妈,你一定要离婚。

妈妈真的离开了家。去了很远的沿海城市打工,一年才回来一次。在那时毕赣发现了时间的奇异,妈妈离开的日子漫长得像是永不结束,而快乐是短暂的。但他对结果有了坚定的信心感:只要一天一天地等,妈妈总会回来的。

妈妈回来的时候会给爸爸带香烟,给他带苹果爽。那是一种海边的水果饮料,装在易拉罐里。从那时起,毕赣就觉得易拉罐是非常有美感的设计。

为了寻觅你,我搬进鸟的眼睛。

妈妈不在的三百多天里,毕赣写诗。小姑爹陈永忠有时候看他闷在屋子里写写写,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写甚么。后来发表在期刊上,他拿给小姑爹看,陈永忠没看懂,写得好短。

后来他把那些诗,他的童年、一个成年人如小孩子般的游荡拍进了《路边野餐》

路边野餐上映之后,奖项和称赞一下子涌进来。而就在三年之前,还没人知道这个凯里小子是谁。戴锦华很喜欢其中野生的元气,却对一部艺术为什么能引发疯狂感到奇怪。你们当心捧杀了毕赣。她对那些称赞者说,担心这些突如其来的追捧会起到反作用。

路边野餐剧照

12月14日,《地球最后的夜晚》媒体点映场,戴锦华提早很久就坐在了前排中间。长达140分钟的放映结束后,她在院子里抽了根烟,戴锦华说没法对观看作出评价,好像制作确切更加精良,也请了更大牌的明星。

几天后的访谈活动中,她的表达更加精确,我会有一点怀念《野餐》的野生气。如果它是一个致敬的话,我希望它更具体,就是它成为你全部影片的一个有关系的东西。

有国内媒体把毕赣比作贵州王家卫,称他为灵气乡野派,也有加拿大影评人评价说,它将中国界的两种竞争权势在一起:乐于接受好莱坞和殊效的全球化,和忠实于本土本源和历史并纪录片美学作为表现和反抗方式的。

在毕赣面前念出这么长的句子,只有一个结果。他会皱起眉头,表情变得认真,他说甚么?我没听懂。对自己的定位,毕赣觉得只是在保持更差异化、更个体、更鲜明、更崭新的面貌。

观众、影评人的期待都在层层加码。可毕赣不畏惧任何人提出的要求,他有他自己的柜子。我不怕他人要不要求我,他人要不要求我,和我做不做是两回事。我不希望他人那么快找到我,明明你潜藏得很好,那他在柜子里面呀?我说我不在,你在不在书架里面?我说我不在。在不在房间里面?不在。那你在哪呢?我不知道。偶尔出来玩一下,大概是这类模样嘛。

他藏起来,等待与观众的共情一刻。

你所有的那些情势、结构,你用的那些,你用的语言,最后传递出来的一定是最质朴情感的那一刻,就是张姐张艾嘉和觉哥说,我要抢你最珍贵的东西那一刻,就是他吃下苹果,就是把烟火递给他点燃,再回来的那些时刻。那些时刻如果大家不需要视听去建构它,大家不知道已被建构了,他们后知后觉的时候,我觉得会很美好。毕赣对《人物》说。

毕赣想象着若干年后,那些2018年12月31日走进院的年轻情侣们,也许后来他们不在一起了,或许已生了小孩,也许他们试着回想《地球最后的夜晚》是怎样一个故事,但也想不起来,也许他们起初就觉得非常枯燥、难以接受。

但到了最后他们还是会想起,长镜头带来的那种延续不断、连绵不绝的感觉,某些梦和记忆的感觉好像停留在那部里面。他们可能会讨论,汤唯和黄觉最后是否是接吻了,是否是那个烟火还燃着,为什么还会燃着,这一刻很珍贵。

本文相干词条概念解析:

不在

不在,指不位于或处于某处。语出宋岳珂《桯史·朝士留刺》:“凡人之死者,乃称不在。”。

黄觉

黄觉跟陈数一样,属于很少见的那种演员,因为演技是可以磨练的,气质却是天生很难改变的。1975年黄觉出身在广西,壮族。1992年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舞蹈系。1993年辞职广西歌舞团,到北京各大歌舞厅“炒更”。1995年因为酷,进入模特行业,主要是平面广告模特。1996年在某文化公司做演出,足迹遍及大江南北。1997年帮朋友经营一家酒吧,后关门大吉。2000年到电影学院进修电影摄影,两万学费缴完,忙着赚继续生活的钱,荒废了学业。

复方鳖甲软肝片网上可以买到吗
小孩脾虚吃什么好
小孩脾胃虚弱的症状
小孩不爱吃饭原因

猜你喜欢

UKISS申东浩退出组合 怀孕的症状有哪些 这三款车十万多可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链接

一周热门

两男子陷灭门案羁押10年未定生死被指超期羁押0

两男子陷灭门案羁押10年未定生死被指超期羁押0

中国拟对境外投资实行备案制敏感国别行业除

中国拟对境外投资实行备案制敏感国别行业除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