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墨海516碎尸案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4 01:47:2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2014年5月20日上午9点,S县王庄派出所接到报案,小田村水貂养殖户田占群至报案时失踪四天,出门时开一辆黑色半旧桑塔纳轿车,家人找遍所有可能去处,均未果。失踪人基本特征:男,五十七岁,1.75米左右,皮肤微黑,健壮,喜欢喝酒,上网聊天。  通过王庄派出所向县局汇报立案,立马展开侦破。  公安局备案记录当中显示:5月16日在县城东外环路空旷地带,晚上8点半左右有一辆轿车被烧毁,面目全非,根据车架还原车辆外观,与失踪者黑色半旧轿车吻合。初步判断,不是抢劫,可能因仇恨而起,甚至伤及性命。  备案中还显示:5月17日,一农民早晨河边干活,突然他的狗儿从河中污水里叼出一袋东西,拼命撕扯着,农民上前看到一个男人头颅滚落出来,觉得问题严重,慌忙报案。目前所有影像资料齐全,但两个案件是否有关联,需要进一步取证调查。  与此同时,在电信部门的大力支持下,通过手机轨迹很快锁定一名叫王云伟男子。该男子四十岁左右,做五金生意,在县城老城区平房居住,两口子均忙碌生活,经济条件一般。  公安局迅速传唤王云伟,该男子沉静自若,供认不讳。究其原因,则怒发冲冠,暴跳如雷,破口大骂:  “畜生,畜生!不千刀万剐,对不住我姑娘。”咆哮着,然后嚎啕大哭,委屈的泪水如瀑布之水,狂泻而下。一个罪犯如此痛苦流涕,背后肯定藏着一个令人悲痛欲绝的故事。  原来,王云伟是一个非常本分的生意人,生有一男一女,男孩8岁,女孩14岁,分别在小学、初中读书。这个年龄段的人都在为生活奔波忙碌,两口子经营五金电料,有一定经济收入。但是面对旧城改造,两个孩子读书,有很大的经济缺口,所以两口子玩命地做生意。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甚至晚上至深夜,往往王云伟外地进货,给客户送货,老婆要一个人当俩人使用。就这样还要送儿子上下学,对女儿的管理就顾及不到了。  14岁的女孩,确实还是孩子,但是长期在缺乏父母关爱的环境里生活,必然会被一些兴趣吸引,网络游戏虽然是虚拟空间,但是发明游戏的人却把真实世界的战争、凶杀、暴力、情爱等等有刺激的东西设计进去,让孩子们在虚拟世界疯狂体验,思想违背了道德伦理、偏离法律的准绳。加之现代影视把一些不能在阳光下呈现的爱情情节渲染,让懵懂少年有了许多幻想,女孩也放大了胆子,大方多了。  恰巧,这就给了心怀叵测的人可乘之机。  田占群,一个社会无赖,20多年前,曾因强奸并诱骗一名少女服毒自尽,被判17年徒刑。出狱后旧习不改,脑子里全是玩弄妇女那一套,许多妇女深受其害,但是思想封建,法律意识不强,不敢说出来,忍辱含冤,不去报案,使之愈加猖狂。  出狱后的若干年,田占群不停的做生意,从事皮草、养水貂确实挣了不少钱,但所剩无几,全部用来吃喝、玩女人。别看快六十的人了,一点不收敛,也不想给后代做出榜样。他认为人活着就是享受这些,大不了,再回监狱。一个人一生能活几年,何不潇洒,活一天,快乐一天。  他还学会了年轻人玩的QQ、微信,无聊的时候,摇一摇,碰到志趣相投者,花不了几个钱,疯狂一把,一拍即散。  一天晚上,田占群在县城喝酒,一边玩着“摇一摇”,一个青春少女头像进入,网名“寂寞女孩”,他就胡乱的聊了起来。别看田占群即将步入老年,网名“阳光男人”,非常惹人喜欢,头像也是从网上下载的明星男孩,帅气十足,足以迷惑未成年女孩。  阳光男人:妹妹,头像是你本人吗?  寂寞女孩:嗯。丑死了,改天换了。你挺帅,像明星,有点眼熟。  阳光男人:还行吧。漂亮妹妹,你寂寞吗?  寂寞女孩:嗯。爸爸、妈妈总忙他们的生意,不管我们,我要写作业、照顾弟弟、做饭、还要做家务,累死了,烦死了。  阳光男人:想不想跟哥出来玩,可开心了。  寂寞女孩:不行,我不认识你。爸说社会上坏人很多,不能相信任何人。况且写完作业,我还要做饭呢。  阳光男人:哥不是坏人,妹妹多大了?  寂寞女孩:14岁,上初二呢,你呢?  阳光男人:17岁,上高中呢。  寂寞女孩:你们没有住宿吗?今天又不是周末,在学校没有家长接是不能出来的,我们学校管得很严,但是我们不住宿,否则闷死了。  阳光男人:我不想上学了,请假了。考上大学也没用,没有好工作,还不如早点出来混社会。  寂寞女孩:我学习不好,也不想上学了,可爸爸不让,瞎混呗。  阳光男人:那就要开心快乐,想玩啥就玩啥。  寂寞女孩:我也想开心,但是不知道玩什么?  阳光男人:那简单,我教你。你家住哪?  寂寞女孩:吉祥小区。  阳光男人:嗯。门口东行200米,路北有个快捷旅馆,我在那里订个房间,在电脑上我教你下载个游戏,可好玩了,和真的一样,想玩啥就玩啥。  寂寞女孩:今天不行,我还要做饭呢。  阳光男人:半小时搞定,你带着U盘。玩好了,你可以上网,我们一块玩,互动游戏好得不得了。  寂寞女孩:你答应我,不能超过一小时,否则回来我做不好饭,妈妈又骂我了。  阳光男人:没问题,我给你和弟弟买两个汉堡包。一会我发给你房间号码,你直接去我订的房间,服务员问你,你就说找叔叔。  寂寞女孩:嗯。你又不老,挺会占人便宜。  阳光男人:一会见,我去订房间。  寂寞女孩:一会见。  田占群被酒精灌得难受,恰逢这样一个清纯无暇少女,楚楚动人,兽欲膨胀,老牛吃嫩草想法控制了他。他丢开正在狂饮的狐朋狗友,开车到了快捷旅馆,订了一个房间,把号码发给寂寞女孩。然后进入房间洗漱,做好守株待兔的准备。  大约十五分钟,房间门被轻轻叩响。田占群从嘹望孔观瞧,一个青春少女亭亭玉立,就像早晨含着露珠的花儿站在门前。他贪婪地使劲咽了一口口液,热血直冲脑门。他飞快地开门,一把把寂寞女孩拉了进来,倒锁房间门。  被这突如起来的动作搞得尚未明白的寂寞女孩,看到眼前并非明星一样的帅气男孩,而是一个喝得醉醺醺、满脸胡子邋遢、红头杠脸、像牛一样瞪着血红大眼的老头,一时吓傻了,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田占群玩弄女人无数,有点专业级水平。只是在一瞬间,寂寞女孩嘴被堵上,手被绑上,衣服被扒下,不费吹灰之力,像一个布娃娃一丝不挂被扔在了床上。  当田占群退掉豺狼外皮,露出黑黝黝粗糙的肉皮,腆着翩翩大腹,咧着大黄牙,喘着粗气,瞪着充血的大眼,像魔鬼一样逼向寂寞女孩时,女孩子才从噩梦中惊醒,意识到一个女孩的贞洁将被侵犯,拼尽力气向床下滚去,想找一切机会保护自己,哪怕头破血流。  怎奈,一次次被像小鸡一样提起,放在床上,不足八十斤的体重哪里敌得过一百八十斤的庞然大物,被压在身下一动不能动弹,硬生生地被强暴了。可怜一朵花儿未等开放,便已经破碎淋漓。  “你敢把这事说出去,杀死你们全家,我是黑社会老大。”事毕,田占群咆哮着。  女孩以前没有见过黑老大什么样,反正从心里就恐惧。今天,像在电影里一样经历这一幕,更是胆战心惊。魂像脱了窍一样,不知道是怎样走回家,是什么时候回到家的,反正从那一刻起寂寞女孩基本不再说话,成了沉默女孩。  粗心的父母没有察觉这些变化,总是忙着挣钱。等到有一天女孩吃饭时开始恶心、呕吐,到诊所中医把脉,才发现隐情。  那天晚上从诊所回来的路上,妻子给丈夫王云伟打电话时,哭了。  “天塌了,快关上店门,咱不挣钱了。”  听到电话那头王云伟焦急的声音,妻子只是一个劲地哭,之后挂掉电话。寂寞女孩意识到那场噩梦之后,她的身体被弄坏了,医生看出来了。  王云伟回来,和妻子耳语了一会,气愤地走向寂寞女孩,使劲扇了女孩几巴掌,骂道:  “臭不要脸的,学会搞对象了,还把自己……说,是哪个王八羔子,老子找他算账。”  “我不能说,他说杀我们全家。”女孩吓破了胆。  “这样还不如杀了我呢,我一个大老爷们连自己姑娘也保护不了。说,不然我先打死你。”王云伟已经暴跳如雷,拳头举在空中。  “我说,是一个老头,他说是黑社会老大,是他强迫我的。”说着,女孩委屈的哭起来,憋在心中的委屈终于说了出来。  女孩父母惊呆了,感情这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故事,他们原以为自己姑娘和男同学瞎胡闹,搞出问题来了。妈妈把女孩拥入怀中,待女孩稍微平静,母女俩一问一答,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了个明白。  “畜生,畜生!我不杀了这个畜生枉为男人,对不住我姑娘啊。”王云伟咆哮着,嚎啕起来。一个男人,一个做父亲的男人,有什么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人凌辱,被人强暴而后怀上孽种更痛苦,更无地自容啊。  这天晚上,一家人一夜未眠。通过女儿的QQ,王云伟联系到了田占群,只说他的女儿怀孕了,约田占群到吉祥小区家里谈话,事出了,必须有个说法。  2014年5月16日上午,王云伟的妻子把两个孩子送去上学,回来正好碰见田占群从车里出来在小区打问,她压着怒火把田占群带回家里。王云伟见到,开始拳打脚踢,田占群自知理亏,任凭大骂,一边还恬不知耻地说着:  “你姑娘吃亏了,我高价付给她初夜费。”  “你畜生,你畜生,把你家姑娘弄来让我搞,否则没完。”  “可惜我没姑娘,算你吃亏了。你说个数,我赔钱。”  “你赔不起,我们姑娘才十四岁,我们去法院告你。”  “告吧,反正我做过监狱,大不了再进去一回,可你姑娘名声完了。”恬不知耻的田占群抓住善良人的心里弱点,强词夺理。  “只让你赔钱,太便宜了你。”  ……  王云伟的妻子见两个男人吵起来没完,说尽没用的,说急了便动手互殴,这总不是个办法,便招呼王云伟冷静下来谈话。他们明白,为了姑娘名声,只能掉下的牙齿咽到肚子里,可以让心里平衡一些的是经济上多获得补偿,给姑娘存起来,将来铺垫姑娘的前程。  合计许久,王云伟两口子觉得姑娘吃的这个亏太大了,做了流产,还会面临将来不孕不育,到底该要多少,又不愿征求律师意见,没有法律依据,只能狮子大开口:  “50万,我们姑娘才14岁,是未成年幼女,强奸幼女,要重判。”  “你当你姑娘是电影明星啦,50万可以搞20个这样的。3万,我去车里取钱。”  “你他妈卖你娘还行,一毛钱不值,还嫌累赘。”  “你别骂人呀,事这样了,我认赔了,还能怎么样?”  “骂你怎么啦,赔钱我窝火,我咽不下这口气。”说着王云伟又开始拳打脚踢,直到精疲力尽。  “你也打了,我也认了,5万,再多一个子门都没有。你爱告就告,再打,我可还手了,说不准谁打了谁。再不服,我让小弟兄砸了你的店。”说着,田占群就往外走,去车里拿钱。  王云伟怒火再度点燃,自己清白的姑娘被这样一个老不死的恶棍凌辱,还结下了恶果。将来被人知道,姑娘没法嫁人,自己才四十岁,堂堂男子汉,将无脸见人。而且这个混蛋还不以为然,想区区5万了事,还要砸他的店。短短几秒钟已火冒三丈,顺手拿起靠在墙角的钢筋钳,举向空中,使劲朝着恶魔砸去,觉得这一下才不配一个男人所为,才能为姑娘报仇。  这把钢筋钳是前两天一个朋友退回来的,据说有毛病,还没拿回店里。凡事都很巧合,偏偏恰好有工具,而且是把事弄大的工具,假如是个拖把,也许事不会发展太大。  “啊”的一声,田占群扑倒在地,血从后脑勺喷射出来。  半晌,夫妻俩才明白过来,意识到事做大了,严重了。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可是为这样一个恶魔偿命,而且赔进姑娘的名声,太亏了,不如悄悄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谁又能知道。  夫妻俩自以为这样做是的办法,开始忙碌起来。去五金店取来刀具,绞肉机,反锁房门,开始忙碌。此时的受害者已经变成了凶手,心中充满着仇恨,割下死者的头颅,放进袋子里。一块块割下死者身上的肉,放进绞肉机绞成肉馅,装进塑料袋,放到冰柜里冷储,每天喂狗。五脏六腑直接投给自家养的藏獒吃了个足饱,骨头放入袋中,衣服、擦地污物放入另一个袋子。从即将中午开始,至傍晚时分,总算完工。  夫妻俩一直在高度紧张中,中午饭没吃,一点不饿,只是恶心想吐。想到这些骨头、血衣,还有外边那辆汽车必须处理掉,又开始紧张忙碌起来,收拾、整理,入袋、处理地面污血,以防被人看出破绽。从田占群血衣口袋里找出汽车钥匙,趁着夜幕,夫妻俩把必须扔掉的东西放到后备箱,开车驶出县城外,沿着排污河道走了几里。从后备箱取出装着头颅、血衣污物的两个袋子,分别投向河中臭水里,心中好像踏实了许多。没有顾得上想袋子里的东西如果被人发现怎么办?走一步说一步吧,给姑娘报了仇不管那么多了。 共 58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和继发性早泄的区别是什么
昆明癫痫研究院哪好
昆明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