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我们仨的快乐生活

时间:2019-09-18 02:33:5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我们仨的快乐生活

  回到这个小城,已有五个月了。现在,我们仨终于又一次相聚,回望那些或短或长的相聚,这是在1997年后我们仨次有这么长久的相聚。

  回忆好像一潮浪涌,我们仨在97年以前相聚的并不完整的故事乘着这一浪涌漂来。早的时候,我们仨是借了亲戚的一间屋子暂住,因为我们在那附近开了一间小杂货店。想是当时年岁太小,中间的许多故事如今只剩模糊的光影,只有一些片段能穿过那一片混沌清晰地浮现。我们的小杂货店除了卖日用品,还夹带卖些便宜的小饰品。父亲平时要上课,闲暇的时候并不多,可他只要不忙都会在店里帮忙。我年龄虽小,母亲却也常会在她离开杂货店不超过5分钟的情况下让我帮忙看着我们的杂货店。有一次,两个中学生到我们的店里想买饰品,我一看,母亲不在,就凑过去一本正经地当起了小店主。她们挑中了一条链子,我却出乎意料地告诉她们,不要买,这会褪色。当然,事后被父亲和母亲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只是后来再说起这件事,我们仨总是默契地笑起来,因孩子的天真情不自禁地笑,也因回味我们仨一起经营我们幸福的时光而快乐地笑。

  大抵又过了一年,我父亲调到另一所小学,母亲也关了店,带着我一起住到了学校分配的宿舍里。在这里,我们仨续写着我们的相聚故事。父亲在读书的时候,因爱好摄影买过两台单反胶卷相机,这两台相机成了这段我们仨相聚故事不可缺少的元素。除了爱好拍些风景照和人物照,父亲会经常帮人拍证件照,并且也会自己冲洗一些黑白相片。那时候,由于没有暗房,我们仨只能常常在夜深的时候一起聚到我们的小厨房。小厨房里的我们仨总是各自忙碌着,母亲会帮父亲做好冲洗照片的准备事项,父亲主要负责冲洗照片的全过程,而在黑暗环境的我则是个添乱的角色。父亲冲洗照片的具体过程,我已不记得。只记得不安分的我总是在只有些许微光的小厨房里冲冲撞撞,不是碰倒了水,就是撞痛了自己,着实添了不少乱,自然也免不了他们的责骂。可当我们仨一齐蹲下围成一个圈,借着微光看着相纸上的影像一点点浮现的时候,我变得异常安静和乖巧,我想那时候的我们仨或许内心里都开了一朵朵快乐的花儿吧。

  我们仨就是这样相聚在一起,制造着属于我们的快乐和甜润。然而这么长久的相聚,再往后竟缺失了十几年。1997年,我父亲又调到了另一所小学,而我则去我们乡的中心小学开始我的小学生涯,母亲陪我一起住在我外祖父家。等到我上了初二,我住到学校的宿舍,我和母亲也分开了。从此,我们仨各自一处,只能拥有周末和寒暑假这样短暂的相聚。我们仨那短暂的相聚好像茫茫大海中的孤岛,被海水一点点吞食。

  直到去年9月我回到这个小城,我们仨又重新拥有了长久的相聚。终于我们仨能相守在一起,各自做着力所能及的事,非常快乐。

菜谱
游戏
世界史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