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致青春关于致青春的演员的介绍略

时间:2020-10-18 07:29:1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致青春,关于致青春的演员的介绍

九十年代初期,中学里流行交笔友,李静那时候十七岁。女友秋月在放学的时候快乐地递给她一封信,夸耀地说:静静,快看!快看!

李静接过秋月塞到手里的信打开,极短的几段文字,字体很大且很丑陋,言辞间充满了浮躁的卖弄,说自己很有女生缘,每次在足球场上飞奔的时候,常会引来无数女生尖叫和呐喊声。题名是,通篇看下来,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委曲称得上帅气,即使他整篇都在称赞自己为小帅哥,可是李静却没有感到一点男孩子的洒脱和英俊。

李静一目十行地看完,淡淡地说:没意思。

秋月白了她一眼:妒忌,你分明是妒忌我认识了帅哥!

李静抬头瞪了回去:文字谁不会卖弄?我也可以把自己夸成一朵花。

秋月恨恨地说:好吧,我下午就给他写封信,要求看照片。

所在的城市在北方,沿途种满了白杨的北方。十七岁的李静是有精神洁癖的,对写一手丑陋字的男生不抱有好感,只是无端地喜欢北方的白杨,很喜欢,很喜欢。

正是处在青春期的年纪,渴望遭到异性朋友的注意,可望有个朋友听她的倾诉。班里交笔友的人愈来愈多了,几近每天课间休息的时候都有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地讨论,李静宛如一个局外人,这时候她的心理也出现了奥妙的变化。

李静是个热衷玩游戏的女孩子,但她的作业在学校里却是出奇的优秀,除和同班同学郑委一道出去遛冰和打乒乓球,倒也没有甚么朋友。

郑委和李静住在政府大院,那时候非农业人口很少,住房还享受分房政策,他们的父母在政府同事多年,并且都是重量级的领导,自然分得这个环境幽雅,条件极好的房子,两个人很有青梅竹意思,上学放学结伴而行,恰恰成绩都好,年级的前一二名基本都被他们两个人包揽了,老师和家长们都放心,对他们亲密无间从无干涉之意。况且郑委人如其名,五官生得大气、英俊,家庭条件优越,还会玩,很多女生都喜欢他,或自持或奔放地接近他,绯闻不断。

但是这些非文里,李静不曾做过任何一次的女主角。

也许是两个人太熟了,熟成了一家人,而郑委却是一个特别喜欢新鲜感的人,更重要的缘由也许是李静不够好看。

她长得的确是很一般,平淡的眉,平淡的眼睛,典型的南方丹凤眼,鼻梁有些塌,总之,真得不够好看。李静自己一个常常站在镜子前仔细打量过自己,每照一次镜子,就会失去一份自信。

郑委的每个绯闻的女朋友,都是美丽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细长的身材,这些都是成为郑委女朋友的先提条件,李静固然不具备。那么只好做兄弟吧,这样是另一种接近他的方式,在学习上和他不相上下,在游戏的国度中携手作战,李静所能做的只能使这些了。

固然,李静也有难过的时候,尤其是当邻班的女孩托她给郑委递交情书的时候,李静通常会咬紧下嘴唇,硬生生第挤出一丝微笑:好的,好的,我会转交。

女孩子会酡颜红地,充满了感激地说:真羡慕你和他是要好的朋友呀,每天都能看到他。

李静在心里说:真羡慕你生得这样美丽呀,每天都能看到他又能怎样?听他说起新任女友,说最近新学了一种游戏,或是金庸的《神雕侠侣》还不错,独独,疏忽了身边这位哥们的心。

九十年代早期,正是改革开放高潮之际,人们的思想都处在萌动苏醒状态,电话并不是很发达,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想要沟通只有依托写信,因此大家都把课余时间放在写信上,自习课上无聊,同学们不敢逃课,只好用来写信,掩在书本下面,一边写一边往下拉,遮住信纸,有些心虚的同学还会时不时抬头,假装认真记笔记,写到高兴的地方,瞥一眼讲课的老师,顺手画一幅漫画,满教室传着看。

李静选中的笔友,叫高大庆,在北方1所中学读高二,和她一个年级。她想同年级的交换起来会有好多共同话题。

北方,有白杨树的北方,高大庆的个人简介写:在北方,白杨树,我们一起走。就这样一句话,轻易地击中了李静的心。好了,就是他了,这陌生的男孩,行将走入她的生命。

不好看,一向不好看,就算是穿上妈妈送给她做生日礼物的那套裙子,也不能被人夸一句好看,顶多是很有气质,但是十七岁的女孩子,能有甚么气质呢,也许是对女孩子实在没有夸赞的时候,这是一句补充心灵安慰的词语。裙子真美,藕色的衬衣,优雅同色小领结,下面是深蓝色长裙,样式简单,涵蓄素淡,再将头发梳成麻花辨,很有民国女子的味道。

裙子真美,但她是不美的。

郑委所交往的女朋友,每一个都是这样恬淡雅静的类型,可李静做不好这样。当她这么一身打扮地向他走去,他正喝着可乐,马上一口就喷了出来,指着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你,你这是干什么?

阳光下的少年,刚从球场上下来,穿白色体恤,白色短裤,立在初夏的余辉中,俊朗,挺立真地像作家笔下的《白杨礼赞》中的白杨树。

李静生气了,转身就走。

郑委没有追上来。

既然在真实的生活里不能具有他的垂爱,那末在虚拟的世界里是不是是可以修建一个完全不同的女孩呢?出于虚荣,或是别的甚么,在写给高大庆的信里,李静是一个才思敏捷,妩媚婀娜的女生,她只用了一句话来形容自己:身旁的叔叔阿姨们都说,等我长到十八岁,就会很像《窗外》里的林青霞。当时由琼瑶的小说《窗外》改编的电视剧正在大陆热播,迷倒了许多少男少女。

收到高大庆的信,是两个星期以后。李静和郑委靠在树边聊着天,他说《神雕侠侣》很好看,近来每晚看到十点多。她扬眉:讲给我听?

他就讲给她听,难得的耐心,说起黄蓉,郭靖,杨过,小龙女…自由,江湖恩怨和那样的爱情,可是李静单单爱上了杨康,明知他不是好人,仍会爱上的男子。一次次地追问,杨康,你要讲杨康,我只要听他,不要听他人的片断。

郑委就笑她:分明很花心,怎样忽然就专一起来?

李静就愣了:我怎样花心了?你才是!

政委依然是笑:你看看你明明知道杨过是个大坏蛋,却恰恰喜欢他。

李静一想,也笑了,顺手将手中的一瓶矿泉水往郑委的头上倒了下来,清凉的水顺着郑委浓密黝黑的短发,流到白色的衬衣领子里,在阳光下闪闪亮。

他反应过来,一把拉住她,她挣脱,两个人笑着跑远。

刚室,班里的一个女生举着这一封淡蓝色信封的信朝李静走来,你的。

信封上黑色漂亮的钢笔字,题名处写着高大庆,顿时响起,遥远的北方,新认识了这么一个人。

拆开来,写满了两页纸,字体是男孩子特有的笔锋,很洒脱,一瞥1捺,都是那末优美,李静看得很慢,这个叫高大庆的男生,有着这么美的字体,想必,也该有着浓眉大眼,亦或眉清目秀吧?他说起自己的作业,说起班里的女生多么活波开朗,说班主任最近好像到了更年期,脾气特别暴躁,信的末尾还说特别喜欢3毛那样的女人,喜欢她的文字,也喜欢她桀骜不驯的人生态度和对事物的豁达。

哈哈。他居然是喜欢3毛的。李静想,真要命,3毛,嗯,三毛大格子衬衫,宽宽松松,牛崽裤,草帽,浪迹天涯的任性样子,郑委有好几次说过,李静,三十岁时,你应当特像三毛那种类型的女人。可是,郑委却喜欢纯情的女孩,一直都是。而高大庆喜欢怎样的女生,跟李静没有关系,她需要的是一个倾诉的对象,而他够陌生,陌生,就是安全。他那样遥远,断然是不会像身旁的女同学这般,咬着耳朵说,谁爱上了谁,或,谁和谁分手了。

课堂上,老师讲着空间直线与平面,李静有一搭没一搭地听。她的座位在第一排,1进门,靠墙的位置,偏了一些,当老师在黑板的最右边写字时,需要侧着身子才看得清。

郑委坐在李静的后面,当她侧身而坐时,手随便搭在他的课桌上,大部分时间,郑委都是在看武侠小说,老师念在他不曾丢下作业,很是纵容,对他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郑委看书看累了,抬起头来,恰好看到李静的手,白白的,胖胖的,犹如婴儿,他淘气起来,信手拿支圆珠笔,在她的手上,画起了。

同桌是个女生,捂住嘴,轻轻笑,李静固然也感觉到了,故意没有理睬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老师听课,不时地附和着老师的提问做着相应的回答。

蓝色的圆珠笔画成三个,摆故意。字,口水嘀嗒地抬头望着画在上面的青草,郑委欣赏着自己的杰作,得意地提笔写:郑委醉后戏作。

李静假装不知的样子,下课了,女生提示她,才哎呀一声大叫:郑委你才是!围着课桌,追追打打。

这个图案她舍不得擦去,回到家中,在台灯下看书,一页页地翻着,眼睛却盯在他画的上,直到妈妈喊了她三次才不宁愿地到卫生间打上香皂洗去。

次数多了,她学会画这类,圆圆的脑袋,滚滚的身子,尾巴卷卷,眼睛大大,画得愈来愈熟,和郑委画得一样,几近可以以假乱真了。

终究又一次,趁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也在他的手上,画了一样的图案,并学着他题字,待他醒后,疑惑地盯着它瞧了半天:夷,我还会梦游?她背转身去,笑得肩膀一耸一耸的。

在信里李静问高大庆,你看过傍晚的云吗,你会踢球吗,喜不喜欢玩游戏,你喜欢还是金庸的作品?不知不觉,写满了两页,贴上邮票,装入书包,寄出。在信里,她是个聪明美丽的,长发,大眼睛,清秀至极。

在考试中以强悍的姿态,和郑委较劲,在游戏里比他玩得更酷。

如果日子就这样过,虽然被相思噬咬着内心,但只要能看到他,1转身,1抬头,就能看见她,便也觉得安心了。但很快,他要转学了,郑委的父亲近年来仕途很顺,即将调入京城任要职了。

郑委向李静辞行时,她正在给高大庆写信,问他,你有要好的朋友吗,你明白甚么叫黯然失色,为离别矣吗。她说,这个秋季,我都懂了,但我希望你永久都不要知道。

李静,我要走了。他和她的同桌换了位子,挤到了她的身边,坐了好久才说。

晚自习室没有老师来的,教室里很吵,大部分人都在嬉闹,她低头仍然1字一行地写着信,对远方的男孩,说着身旁的男孩,头也不抬。

郑委不能不再说1遍:我要走了。

郑委不能不再说1遍:我要走了。

她侧过脸,望着窗外,努力地忍住眼泪。窗外是夜色弥漫,玻璃窗上映照出她的面孔,面无表情的脸。可甚么有泪?

她微笑着,一无所知地转向他,问:什么时候?

明天。

时间真少,她的心一紧,调笑道:够用吗?

什么?

你有那么多mm,来得及和她们逐一作别吗?

他竟是少有的正经相:不重要。沉默了一会,看着她的眼睛说:不知道为何,我舍不得你。

他说,我舍不得你这几个字,却叫这个女孩魂飞魄散。 她和他对视,按着胸口,深吸一口气,想捕捉到他的情谊。

他看着她的眼睛,低声说:这么多年的朋友,真舍不得你。

朋友,哦朋友。她笑笑,收回眼光,看向自己的手,慢吞吞地说:你的兄弟那么多,红颜知己也很多。

她忽然伸手,按住她的肩膀,声音梗咽了一下:可,可你是不同的。

他不再说话,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她楞住,反应过来才追出去。户外繁星点点,空气清新,他双手撑在阳台上,抬头望着天空。

她就这样站在他的身旁,不发一言。

很久后,晚自习的铃声敲响,有个女生跑向他:说好了今天送我回家的。”他满面笑容,丝毫不见离愁别绪,立刻答应:好!”他们并肩向车棚走去。李静因此记得,最后一天,他陪的是他人。

夜里,她给高大庆写了长长的信,从最初,到最后,一点点地向他倾吐。这么多年的倾慕,她克制自己的心,极力不露出破绽,那样太难堪,她知道郑委喜欢的是怎样的女孩。

她不是。

第二天是个礼拜天,一早郑委一家向李家辞行。两家父母关系一直都很好,再加上两个小孩子一向要好,郑委的母亲拉着李静的手说:静静,你要好好地读书,将来考到北京来。

李静点点头。

郑委倒没怎样说话,和李静的父亲下了几盘象棋,说是行李还未整理好,先回去了。李静想送给他礼物,生生没有送出手的机会。

她说身体不舒服,躺在床上装睡,父母知道她心里难过,不去拆穿,妈妈走到她的床边,探探她的额头,叹了口气。父母走后,李了起来,靠在墙上,号啕大哭。为这些不能说出口的情谊,为从此失去一个朋友而怅惘的人生。为了那些再也不会重历来的岁月。

后来听到父母说,最少有6七个女生赶到机场去送郑委,个个哭得像个泪人似的。他们用尊长讨论顽童那种又爱又怜又可笑的语气说着话:郑家那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讨人喜欢,将来不知道会长成怎么的多情种子呢!

李静也笑,去按胸口,心还在跳,但仿佛已空了。空了下去。高三的生活过得很快,日日盼着郑委会有来信,但等来的却是高大庆的信。温和体贴的北方少年,说了很多很多开导的话,并许诺会在恰当的时机来看望她。

好友秋月继续和帅哥交往着,每封信都与李静。李静明白秋月想看高大庆的信,但她每次都谢绝了。高大庆是她的隐私,用来放置不与人知的心事,她不要任何人窥见。

郑委再也没有了消息,相识了10多年的发小,像水滴汇入了大海一点踪影都没有了,彼此的父母由于距离的缘由,也疏于走动,终于渐行渐远了。

李静在纸上画,恨恨地想,郑委,你若真能狠心如此,我为何不可以?赌气似的画得很用力,把那张纸用笔穿透。

怎样回?她们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她笑:我真的不知道。

女生不信,又问了几次,失望而去,低咕道:连你都不知道。

秋月在信里和谈了恋爱,从诗集里抄了一些美好的句子给他寄去,再等对方从别的地方抄写更美好的句子寄过来,掩耳盗铃,却自得其乐,直到她收到了的照片。

这个自诩为小帅哥的男生,小眼睛,穿着很土的黄色夹克,刻意做出不可一世的样子,但是他的那个五官怎样看怎样不舒服,李静噗哧一下笑出了声音:他怎样长得像一个梨木疙瘩?梨木疙瘩这个词不知道李静是怎样脱口而出的,秋月也笑,把信丢到了垃圾桶,气呼呼:分明是白马,竟然装成了王子!气死我了!

说得李静蓦然心惊,自己也不好看,但在高大庆眼前,她是少女版的林青霞。还会和他吗?李静想到这里,心不住地疼痛起来。

秋月晃着腿,咬了一口冰淇淋,摇头说:我最讨厌被欺骗了,以后不理他!

也许…高大庆知道真相以后也不会理睬我了吧,李静惆怅地想,但怎么办呢,我已习惯了对他说话,说很多很多话。而高大庆的信里,字里行间,已有了滚烫的字眼,他说,将来要和李静考取同一所大学,可以在校园里看四季鲜花,在图书馆里相对,一抬眼就能看到对方,很安心。

他的字很好看,行文流水像他的名字高高大大伟岸,李静想,怎么办,我不要见他,我不要给他看照片,我不想让他失望,更不想失去他。

秋月推了推正在寻思的李静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会交笔友吗?

为什么?

秋月叹口气,眼光茫然地注视着不远处的1只飞鸟:他在交友栏里,这么介绍自己:爱踢球,成绩好,性情阳光,帅气!

这样的人女孩都喜欢。秋月说:你不觉得,他和一个人很像吗?

谁?

郑委!秋月说,你的兄弟郑委,你不知道我那时候有多妒忌你啊。

秋月暗恋郑委,但怯于表白,因此找了和他类似的人作笔友,聊以安慰,李静去握住她的手,但并不想告知她,她也喜欢郑委。

不,决不能告知她。女朋友之间是不能爱上同一个男孩子的,虽然两个人谁都不曾得到过他,可一旦挑明,再怎么,内心里是会有芥蒂的,此时李静不知道其中的利害,只知道秋月是个外向爱说的女孩子,自己的心事,万万不能被她知道,终究会泄漏出去的,成为路人皆知的秘密。那就让秋月继续妒忌吧,李静打定主张。

她知道秋月不会打电话的,那时候电话还是权利和身份的意味,不是谁家里都能安装电话的,秋月家里没有电话,要来也没用,况且电话打过去谁接的,电话一通能说什么呢?果然,秋月的眼光欣喜了,很快又暗淡下去:不用了,我打电话过去,能说甚么呢,他或许不会记得我了。

秋月的泪光只是当初说的更加直白和高傲嘀嗒一闪,李静松了口气:那下次他打电话给我,我代你问他好。年少时,她是个虚荣的女孩,惯用各种谎言来隐藏窘迫,但,一个谎言要靠几个,几十个谎言来圆的,便是到了后来,再无澄清的机会。

后来,大学毕业后,同学们各奔东西,提起这些往事,仿佛1梦!

延伸 · 推荐

致青春,关于致青春免费观看的介绍

九十年代初期,中学里流行交笔友,李静那时候十七岁。女友秋月在放学的时候快乐地递给她一封信,夸耀地说:静静,快看!快看!李静接过秋月塞到手里的信打开,极短的几段文字,字体很大且很丑陋,言辞间充满了浮躁的...

致青春,关于致青春的句子的介绍

开始上年纪的人们,就渐渐学会了找青春,回想当年,这群人坐到起,有聊不完的青春故事,许多八卦在大学里只是听说过两句,乃至也许只仅仅是个与此有关的词语,谁爱上了谁谁暗恋了谁谁孤负了谁谁玩弄了谁谁保护了谁谁...

致青春,关于致青春电视剧的介绍

开始上年纪的人们,就渐渐学会了找青春,回想当年,这群人坐到起,有聊不完的青春故事,许多八卦在大学里只是听说过两句,甚至也许只仅仅是个与此有关的词语,谁爱上了谁谁暗恋了谁谁孤负了谁谁玩弄了谁谁保护了谁谁...

.special_tag_wrap{clear:both;padding-top:40px;} .special_tag{padding:0 0 23px;border-top:1px solid #ddd;border-bottom:1px solid #ddd;} .special_tag a,.special_tag a:visited{color:#0f6b99;text-decoration:underline;} .special_tag_ttl{position:relative;top:-12px;float:left;padding:0 10px 0 0;background:#fff;font:18px/2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cnt{clear:both;color:#888;font:16px/30px 微软雅黑;} .special_tag_tj .special_tag_ttl{color:#f33;} .special_tag_bk .special_tag_ttl{color:#1d87e4;} .special_tag_bj .special_tag_ttl{color:#96369f;} .special_tag_hg .special_tag_ttl{color:#f68b2d;} .special_tag_gd .special_tag_ttl{color:#09aa46;}
心律不齐中药方剂
八个月宝宝肚子胀怎么办
宝宝牛奶过敏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孩健脾胃的药

猜你喜欢

邵钦扬狄小蓝小说 AfterSchool成员Lizzy首 航海王启航罗宾隐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热门链接

一周热门

意大利黑手党教母坐镇狱中遥控杀人图

意大利黑手党教母坐镇狱中遥控杀人图

摩尔城杯来宾市文明城市宣传口号征集作品公

摩尔城杯来宾市文明城市宣传口号征集作品公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