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梧桐女

时间:2020-01-10 09:18:1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月光皎洁,万物笼罩在朦朦胧胧的梦幻里,好像,所有的生命都进入了睡眠中,唯有我,失眠了。

四四方方的院子里,寂静的有点神秘,似乎,一个未知的秘密在悄悄接近我。

举目四望,幽暗的角落里,没有一丝生机,昏黄的天际,一轮圆月孤独地静立于南天,一抹淡淡的微笑挂在漠然的两腮,万千心事如柔柔的霞光,悠悠挥洒,随风儿游荡。

我痴痴地站着,心事繁杂,又渺茫,仿佛,沉重的忧虑都被月光融化,汇入了朦胧的月色里。

一丝微风拂面而来,轻柔,又凉爽,扬起我两颊的乱发,在耳边调皮地摆动,似乎有一个极其相熟的闺蜜好友,在我身旁故意轻轻哈气。

我忍不住抬起右手,很是随意地拨弄了一下耳边的乱发,不经意地转了一下身子,却瞬间愣住了——

身后,真的有一个女人!

她素雅淡妆,轻盈又庄重,美丽却不显轻浮,似曾相识又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是旧人重逢?!

我不禁展颜一笑:“哦,你,也在这里啊!”

“是啊,真巧,你也在这里。”她轻启朱唇,笑意微微,一股清香扑来,甜甜的,清新别致。

“你……”我笨拙地问:“家在哪里?”

“就在隔壁。”她手臂一抬,指向西面:“喏,我俩天天见面的。”

“哦?”我愣住,明明隔壁只住了一个年近四十的光棍汉,怎么变成了这么个好看的女人?

“认识你,太高兴了。你没来的时候,我真是寂寞坏了。”她说话的时候,无意间扯了一下自己的衣角,隐隐约约间,她衣服上碧绿的梧桐叶,和串串梧桐花映入我的眼睛。

“是吗?”我让自己这样想:也许是隔壁换主人了。

“其实,你天天看电脑,看手机的时候,我也和你一起看的。原来咱俩的爱好是一样的。”她好像是醉了酒似的,笑意满脸,又言之凿凿。

我却被吓了一跳。无论什么时候,我也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看电脑看手机的啊。

“自从你来了,我的生活就变样了,丰富多彩,每天都高兴极了。你看,我的个头长得多快,还有,叶子,还有,你肯定没忘了我的花吧?对,你还写过我呢……”

她忘情地说着,衣服上硕大的绿叶时不时地摆动,灿灿的梧桐花若隐若现,好像,是一棵开满了花朵的梧桐树。

我的头有点晕:写过她?我写过她?我写过院子里的各种花朵,写过房东家的智障儿子小宝,还写过隔壁的梧桐花……

我猛然睁大眼睛,想仔细看清眼前的女人。

她却灿然笑了,有点抱歉似的说:“大姐,我没吓着你吧?”

“你,你是?”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但还是顺嘴说出来:“梧——桐——树。”

“对,姐姐,我是那棵梧桐树。”

我的头懵了一下,眼睛也迷离起来。多少次孤独无助的时候,我希望有一个知己朋友,哪怕是异类,但是,真的面临这样的现实,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姐,你害怕啦?对不起,姐姐,我不该不打招呼就现身……”

“没事,没事。”我赶紧摆摆手,掩饰自己的失态。

迅速的,我脑子里闪现出这几天读着的一本书:《人类神秘现象》,此书深层破译人类千古未解之谜,其中就有一篇文章,是说植物和动物一样具有灵魂,有思想感情。

我顿时释然了,我遇上了自己的灵魂知己。

“你好!”我心里由衷地高兴,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

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握住了我的双手,瞬间,我感到一股愉悦,伴着通体的清新,轻灵,仿佛,我全身都没有了重量;包括,各种俗世的郁闷,都化为乌有。

“姐姐,你这两天心情不好,我都知道。”她拉着我的手,展开,然后,在我手掌上轻轻抚摸,像有两片绿色的梧桐叶,蹁跹在我的手心里,又像两朵梧桐花,盛开在我的心房里。

“没事了,我想开了。”我心里像是放下了千斤的重负一样,前所未有的释然。

“姐,走你自己认定的路,做你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特别委屈,日子过的真难!”我不自觉的又说出心里话:“为什么我付出的一切就得不到认可呢?哦,不对,现在,我想通了,其实,我那时候只是看到了别人的缺点,很多事情被负面情绪遮盖住了。现在想起来,自己真是有点傻!明明,我得到了很多爱,很多亲情的,这世界其实对我很好的,我的确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

“太好了,姐姐,你能想通,我就放心了。”

“汪汪!汪汪……”一阵刺耳的狗叫声突然间炸响,我感觉眼前闪过一道光。

“汪汪!汪汪……”狗的狂吠像钉子一样扎进我的耳膜。

懵懵懂懂的我,使劲睁开双眼,窗外月光像黄金一样映亮玻璃,而我悠然沉浸在刚刚的梦境里,追逐着美丽的梧桐妹妹,再也睡不着觉了。

清晨,我打开房门,一树碧绿的梧桐叶映入眼帘,微风摇曳着宽大的叶片,像一双双玉手在向我打招呼。

我想起了梦中的她,碧玉一样美丽端庄的女人,带着古典雅致的气质,带着沉淀了无数书香的知性魅力,以及举手投足间阅尽千秋自芳华的内敛,盈盈站立在我的面前。那哪里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女人?不,现实中根本没有!

晨曦的霞光映照在她的身上,绿色便也透出了微微的光亮来,整棵树都在轻轻摇动着,我忽然想,是不是,此刻的她正在看着我笑?

我忍不住自己在心里笑了一下:梦,都是自己想象出来的,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梧桐树的灵魂,那我岂不是遇到神仙了?

时间像平常一样匆匆而过,买菜,做饭,洗衣服,抓住稍有的空闲去文字里消遣一下,浑浑噩噩的,又迎来了夜晚。

儿子去上晚自习,我又习惯地走进手机的世界,因为为了节省电费,我晚上是不开电灯的。电脑放在外面偷别人家的网络,我怕蚊子咬,只好躲在房间里对着手机打发时间。

忽然我想起了梧桐树,梦里的女人。她不是说过,我看手机的时候,她也陪着我看的吗?

一念至此,我浑身颤抖了一下,全身的神经都高度紧张了起来。黑暗中,我本能地睁大了眼睛,眼光游离开手机荧屏,捕捉……

什么也没有!哪怕一点点异常的动静和声音都没有!

我舒出一口气,起身走到门外。

外面并不太黑,天上的月亮刚刚从东方升起,然而昏黄的月光已经遍布大地,加上路灯的光亮,尽管院子里的房间没有一盏灯开着,也还是看得清楚每一件东西的。

我抬头,看向梧桐树。

她像一堵黑黝黝的小山尖,独自静立着,好像,睡着了。

我忍不住在心里自言自语起来:梧桐,你真的有灵魂吗?我梦到的是你吗?为什么你现在不出来与我说话呢?

黑黝黝的梧桐树忽然轻轻摆动起身体,浑身的叶子也都跟着摇晃起来。我知道,肯定是刮过了一阵风。

“叮咚。”手机发出了一个提示音,是收到信息了。

打开手机界面,明亮的荧屏上,几个大字映入我的眼睛:姐姐,你好,我是梧桐女,你看不到我,但是,我能看到你。我不敢现身,怕吓着了你。

“啊,你……”我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在哪里?我,我想看到你。”

“姐姐,我在这里。”

我循声看去,院子里,亭亭而立着一个女人的身影。

我走过去。

她也走过来。

看清了,是她,我梦中的女人。

她微笑着,用很温和很温和的语气叫:“姐姐。”和我梦中的声音一样一样的轻柔。

“梧桐……”我一时不知道怎样称呼她了。

“对,姐姐,我就叫梧桐。”她的笑更加灿烂,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站在那里,上下打量起她来,心里在想:我不是在做梦吧?难道树木真的有灵魂,而且还能让人看见?

“嘻嘻,姐姐,是真的,我知道你不害怕我,也没有邪恶的心思,所以,我才跟你见面。”

“太好了,妹妹,有了你,我就啥都不怕了。”

“姐姐,你的意思是……”

“不是,不是,你可别误会。”我赶紧解释:“我是说,以后,我有什么解不开的烦恼,就有人开导我了。妹妹,我可不是让你帮我做什么事情……”

“姐姐。”梧桐迟疑了一下:“要说帮你做什么事情,我还真是能做点什么的。只是,这可是违反了天条的。”

“还真的有天条?”我越发的好奇。

“凡事都有约束。姐姐,你现在属于人类,忘记了很多事情,其实,以前,你可厉害了,可是……”

“咋啦?你知道我以前的故事?快跟我说说。”我迫不及待地抓住她的手。

“唉,姐姐,你以前的事情多了,让我怎么说呀。”她把一只手放在我的肩上,叹了一口气:“你呀,别想那么多了,你这辈子的苦日子也快过完了。以前的事,恐怕你在书上也知道一点,梅妃,就是你呀。姐姐。如今,你还是改不了生就的性格;不过,这样也好,起码自己的灵魂一直是干干净净的……”

我怔住了,大脑一时空白:灵魂?

我抓着她的手使劲摇晃:“梧桐,那你呢?你是凤凰吗?”

“我?”她拍拍我的手,笑着点点头:“是,也不是。”

我迷茫地看着她,忘记了说话。

“姐姐,很多事情,或许你也在书上看过。其实,那都是真的。传说不一样,是因为我每一次生存在世间的经历不一样。”

“凤凰涅槃,也是真的……”我痴痴地看着她,想在她脸上看出点什么。

“是真的,姐姐。”她很平静地看着我,顿了一下,说:“姐姐,都过去了,那都成了传说。现在的社会,我觉得,做一棵树比做一个人轻松些。”

此时,吃过晚饭,我坐在电脑前,想把时间交给文字的世界。

于是,我向梧桐树看过去。

绿叶婆娑,仿佛,她正踩着乐曲翩翩起舞。

我不由舒心地笑了,低下头,我想把她讲给我的故事写出来。

她说,我俩其实是约好了的,会在今世相处一段时间。只是,她辗转了很多地方,经历了一次次重生,才等到了我。

她说,是她把我弄丢的,因为她去追一朵彩云,而我那时候正窝在雪里睡大觉,等她飞回来,我已经不见了,唯有漫天的大雪纷纷扬扬。于是她就在那里等啊等,等到天晴了,雪化了,等到红梅花该开了。可是,依旧没有找到我的影子。

那年的红梅花开的很零落,失魂落魄的样子。她知道,我迷失了,肯定失落在人间的烟火里。

于是,她一次次幻化为梧桐树,一次次在人群里寻觅我的影子。

找不到,怎么也找不到。

还是在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天,还是在我消失的那个地方,她奋力清扫雪堆,终于发现了一个印记,枯草下面,一张极小的卡片上面:一个中年女人,背负着沉重的担子,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嘴角露出的坚毅,眼睛里闪着的不屈,都深藏着我的影子。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痴心感动了上天,还是我离开的时候留下来的。总之,她知道了,我是领受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去了人间。

她离开城市,在乡间流连,终于,看到了我,一个那么不堪的女人!

于是,她在我必然要来的地方住下来,等着我。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她是那么弱小,我第一眼看见她,就莫名地喜欢。她就在隔壁,坐在我房间门口,恰恰能看见她。县城里的居家很少有在院子里栽树的,但是她却长在那里了,专门长给我看。

寻找我的过程,是何其的艰难,她没有细说。她只说,陪伴我这段时间,是她的使命。

天渐渐暗下来,她的身影衬着灰白的夜空,成了一副水墨画。

她没有过来打扰我,但是我知道,她正无声地伴着我。

这几天,我纠结在亲情的是非里不能自拔,甚至起了厌世的情绪。我迷路了,找不到家了。觉得自己没有了父母亲情,没有了兄弟手足之情,觉得自己那么委屈,委屈的心都快结成了冰。

接连几天,我都在极度郁闷的情绪里抬不起头来,心情压抑的总想掉眼泪。我忘记了父母对我的疼爱,忘记了弟弟妹妹们对我的理解,忘记了公婆一家对我的帮助……

于是,她现身了,梧桐妹妹,我的知己,朋友,她给我展开了一张画,画里面,我看到了真相,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爱,是那么的深重!

爱,是不需要语言的。只需要理解,担当,更需要包容。

因为有爱,我才度过了那么艰苦的岁月;如今,我怎能够忘记,那些亲情的点点滴滴。

以后的路还很长,而爱,依然是陪伴我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

字符在这里打了个盹,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再怎么去仔细看,也看不见梧桐树的影子了。

我知道她不会现身见我,因为她的世界里也有很多事情等着她去处理。而我看到她的时候,必然是我遇到了自己难以逾越的壕沟,那时候,她一定会出现,拉着我的手,跨过去。

一连几天,梧桐女没有出现,我禁不住去关注那棵梧桐树。

梧桐树还是那样绿,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但是,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这天上午,我洗好衣服,专门来到墙边,站在树下,细细观看整棵树,想找出我凭借第六感觉得出来的隐隐不好的判断。

共 1007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借玄幻手法创作的传奇式小说。文章以“我”与“梧桐女”的邂逅为主线,叙说了我与梧桐女的交集,认识到了世间万物都是具有灵魂性的;通过我与梧桐女的情感交流,让我从中体悟出了人生的和谐之处,以及对生活产生出崭新的憧憬及美好的希翼。小说语言运用十分凝练,人物剖析栩栩如生,情感真挚笃诚意浓,叙说细腻引人入胜。一篇很有想象力及对生活充满自信的优秀佳作。推荐阅读。【编辑:古月银河】

1 楼 文友: 2017-06-25 19: 9:52 很荣幸能编辑红梅如此精妙的佳作,借机学习了。期盼您更多精彩纷呈。问好夏安。 差不多共和国同岁,历经大跃进、文革、改革中沦为下岗失业人,闲来无事码点文字,消费时光,见证沧桑。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6-25 20:16:21 原来是古月老师编辑这篇小文字,辛苦您了,老师。这段时间很烦闷,看哪里都不顺眼,想写几个文字,一下笔就想哭 没办法,只好胡编乱造玄幻小说,脱离实际生活,把自己的思绪带进幻想里。

2 楼 文友: 2017-06-27 19:11: 8 学习了,欣赏欣赏潇洒小说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6-27 20:12:19 谢谢朋友来访!这篇小文字很牵强,让您失望了。

永康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贵州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遵义专门看癫痫病的医院
芜湖市癫痫病医院在哪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